【云次方】胶片之恋(上)

一段发生在暗房里的恋情

1)

虽说早已跨入了数码时代,但迷恋胶卷的还是大有人在。

阿云嘎不摄影,但他接下洗胶卷这份工作,就等于有了光明正大去偷窥别人日常的机会。摄影师都有自己的暗房,所以去外面洗胶卷的,大部分都是抱着玩玩的态度买了一次性胶卷机,或者是没有太多闲钱的胶片爱好者。每次抽出胶卷浸入药水的时候,都像是从魔法世界里抽出一段回忆倒进冥想盆里。阿云嘎不迷恋胶卷,但他迷恋这种魔法带来的乐趣。

洗厌了FUJI的日式小清新,Kodak的暖晕色彩,黑白分明的银盐时代并不多见。冲扫价格也比彩色要贵上许多,尤其是拍摄细腻的人像特写。在网络发达的年代,大家都小心翼翼不会轻易透露隐私,洗出风景照的几率最大,其次才...

2019-06-26

【云次方】我们都有不擅长的事情

阿云嘎不会游泳,这对于一个草原来客来讲,再正常不过了。


郑云龙每回拿这件事嘲笑他的时候,阿云嘎就会用“那你这大人还不会骑自行车呢。”怼回去。


青岛人不会骑自行车,其实也挺正常的,多山的地区谁没事骑个车上下坡啊,大家都是一成年就开始考驾照。阿云嘎其实也不太会骑车,但是好歹有骑马的经验,所以刚上学的时候,他连车尾都没让人扶着,自己一手撑着墙,脚踏着挪动,稳住身体后就靠着惯性向前骑。学了没几回,就能蹬着自行车来回转圈了。反观青岛人,给他一辆二八大杠,靠着优越的一双长腿都能脚撑着地,但是他怂,真怂,刚踩起来就晃着龙头左摇右摆,嗷嗷大叫。


所以大学四年,尽责尽职...

2019-06-24

【棋昱】我不会做,但我会吃啊(下)

设定 | 龚7:咖啡馆老板,蔡蔡:美食编辑

拖欠已久的结局,最近连着加班到疯…但都不是借口,我错了!


8

蔡程昱很会吃,但是做菜么…就只会一道番茄炒蛋,但他自信料理都是相同的,切好材料丢进锅,称出调味拌一拌,等煮熟就好了。并不!作为美食编辑怎能没进过后厨,当然知道做菜没有那么容易。刀工不行,可以买处理好的净菜,调味可以交给酱汁和高汤,甚至连油温都可以交给智能电炉控制。他就不信了,吃了那么多猪肉,没赶过猪又能咋样。


只能说想象很美好,初学者最不该过分自信,一上来就挑战高难度。前菜只是拌拌色拉还好,到了煎牛菲力的时候就开始脱离轨道,黄油刚...

2019-06-04

【棋昱】我不会做,但我会吃啊(中下)

设定 | 龚7:咖啡馆老板,蔡蔡:美食编辑

完了,为啥拖到现在…因为我没想好结局😢


5

交往的第1天,蔡程昱就把微信朋友圈设置了只有3天可见。对,他心虚,油爆虾这个身份就像是藏在草丛中的地雷,哪天一不小心踩上去就会“嘭”地一下炸灭他的爱情美梦。


蔡程昱的恋爱观非常简单,喜欢一个人,就要把自己觉得最好的东西都堆到他面前,所以他大晚上在家赶稿吃夜宵的时候,也不忘顺手点一份私厨的糟卤外卖送到龚子棋的咖啡馆。总体来说,龚子棋不仅是个好男友,还是一个好饭友。他们在吃上面非常有默契,喜欢浓厚的意式咖啡,干硬的法式长棍面包,甚至是连汤面都爱点一样...

2019-05-20

【棋昱】我不会做,但我会吃啊(中)

设定 | 龚7:咖啡馆老板,蔡蔡:美食编辑

居然有(中)... 抱歉是我拖沓了


3

龚子棋挺喜欢蔡程昱的,他没敢说出来。就像他其实很喜欢做烘焙,但是他每天只烤一箱黑糖曲奇饼。


咖啡店刚开的前一周没有人光顾,毕竟是家小店,有多小呢,只有一张操作台,三四张桌椅,和一个老板兼员工。比起之前开的法餐厅要小太多了,他还记得那独栋的洋房里还有个温馨的小露台,夏天坐上去吹吹风,开一瓶精酿啤酒,多惬意啊。他甚至还装饰了一番,在围栏上挂了长串的小灯,亮闪闪地好不自在。


可惜没多久就关了。龚子棋叹口气,其实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他...

2019-05-14

【棋昱】我不会做,但我会吃啊(上)

设定 | 龚7:咖啡馆老板,蔡蔡:美食编辑

我就试试看我能不能写完一整篇字,别抱期待


1

这是蔡程昱第N次去这家咖啡店了,藏在上音酒吧街的拐角处,挺不好找的。而且logo放得也不醒目,巴掌大的银色金属字Russell高高地嵌在灰色的水泥墙上,很容易就当作居民楼的一部分无视了。


蔡程昱第一次来,也是跟着手机导航绕了三圈才找到,如果不是那天他想去的店关门,才不会点开DZDP搜索附近可以喝咖啡的地方。一个美食家怎么能屈服于速溶呢,即便是罗森便利店的贝纳颂也不行,就算印着我龙哥和嘎子哥的脸也不行!os:毕竟家里冰箱里已经堆满了。...


2019-05-13
1 / 6

© 沙丁鱼罐头 | Powered by LOFTER